24小时服务热线:0755-22205379
新闻资讯 ABOUT
0755-2220537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保姆买菜回来,发现傅雷夫妇已与世长辞,地上

时间:2021-02-28    点击量:

她在偷偷地望我,因为好多次我无意中看她,她也正无意地看我,四目相融,又是痴痴一笑。——《梦中》傅雷处女作

“伉”本义是匹敌,相当;“俪”本义是配偶,二者结合为“伉俪”,则代表“最匹敌的配偶”,在古代,只有身份相当,事业各自有成,生活上又相辅相成的夫妻,才能被称为“伉俪”,故而古往今来,能被尊为“伉俪”的夫妻,并不算多,而傅雷和朱梅馥,便是其中一对。

傅雷和朱梅馥的爱情故事,像极了李白那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1908年,傅雷出生于江苏南汇周浦镇一原地主家庭,由于奸人陷害,在傅雷4岁那年,父亲便含冤而死,母亲是个坚强的女子,她不愿丈夫这样死去,便四处奔走伸冤,以至于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4个孩子中的3个,相继夭折,只有傅雷活了下来,母亲悲痛欲绝,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傅雷身上。

这种强烈的期盼,让母亲变成了一个过于严苛的人,孩子天性好玩,年幼的傅雷自然也不例外,一次他没做功课,便跑出去玩,母亲发现后,竟然趁他晚上熟睡,用被子把他紧紧包裹住,准备扔到水里淹死,所幸傅雷拼命挣扎,邻居们闻声而来,救下了他,长期处于这种高压下的傅雷,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幸好,一个人的出现,解救了傅雷,她便是朱梅馥。朱梅馥是傅雷的表妹,比他小5岁,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感情,总是那么美好。后来朱梅馥长大,才了解到傅雷长期所受的苦,她非常心疼他,便时常变着法子逗他开心,每次收到糖果,都要给表哥留一份。单纯可爱的朱梅馥,成为傅雷凄苦童年生活中唯一的光亮。后来,两家人便订了婚约。

1932年,24岁的傅雷从法国学成归来,他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与心爱的表妹朱梅馥举行了婚礼,那一天,傅雷和朱梅馥深深看着彼此的眼睛,许下相知相守,白头不离的誓言。从此,便过上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

对傅雷有了解的朋友会知道,他可是一位天才翻译家,早在法国留学期间,便翻译了大量法文作品,想以文字的力量唤醒当时中国人麻木的心灵,因其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杰出贡献,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主动将其吸收为会员。

但翻译其实是一件漫长而复杂的工作,傅雷常常在翻译某部作品时,将生活中的一切事情置之度外,他的房间脏乱不堪,他的稿纸杂乱无章,神经也变得敏感,脾气更是暴躁,但对于这一切,妻子朱梅馥都选择默默忍耐。

她整理好傅雷的房间,捡起地上一团乱的稿纸,然后一张一张把它们排好,接着亲自誊抄它们,一笔一划,一丝不苟,可以说后期傅雷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由妻子朱梅馥亲自整理的。甚至连傅雷写给儿子的家书,朱梅馥都会先抄录留底,再亲自寄出。

傅雷喜欢喝咖啡,她便买来各种咖啡豆在家里研究,煮给他喝;傅雷喜欢鲜花,她便在院子里种满了玫瑰和月季,每到花期,整个院子芬芳四溢,夫妻二人便静静坐在这里看书;傅雷喜欢听音乐,她便坐在钢琴前,弹给他听。

除了帮助丈夫完成事业,把整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朱梅馥还非常注意自身的修养,每天都穿着得体的衣服,与大家谈笑自如,杨绛先生曾说:“梅馥不仅是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不仅是非常能干的主妇,她还是傅雷的秘书。”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假如没有那一场浩劫的来临,这对夫妇便会如此幸福下去吧?然而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假如”,1957年,傅雷被打成右派,向来耿直的他受不了这个屈辱,直接闭门谢客,从此深居简出,可哪些人并不愿意放过他,随着运动的浪潮越来越高,傅雷直接被扣上了“叛徒、反派”这样的大帽子,接着被抄家、被侮辱、被诬蔑,原本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破碎。

当年,有人劝傅雷低个头,写个“检讨”,先避过风头再说,但把人格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傅雷,哪里愿意接受?于是,他选择了自杀,但每一次都被夫人及时发现,活了下来,朱梅馥看着眼前颓废的丈夫,她心里如同刀绞一般难受,后来,她也撑不住了。

1966年9月2日,深夜,上海的百姓们几乎都已陷入沉睡中,只有江苏路284弄5号院,还亮着微微的光,这是傅雷和朱梅馥的家,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17年。

屋子里,静悄悄的,傅雷和朱梅馥静静看着对方,接着,朱梅馥给丈夫拿来一叠纸,傅雷拿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遗言,一共三页纸,上面写着的,并不是什么大事,而是关于房租的支付、保姆生活费的支付等等,写完后,傅雷把它递给了妻子,这是朱梅馥最后一次为丈夫检查手稿。

朱梅馥确定并无遗漏后,傅雷在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上了自己的印章,接着,他对妻子说:“对不起,这么多年跟着我受苦了,愿来世再见。”然后,他走向卧房,吞下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永远闭上了眼睛。

妻子朱梅馥一言不发,拿起扫帚,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家里仅有的53.5元放进一个小信封,放在傅雷遗书旁边,这是他们死后的火葬费。

接着,她从被单上撕下几个长条,系在铁窗横框上,准备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抱来了一床棉被,整齐地铺在她脚下的位置——因为朱梅馥担心,自己一会儿会踢倒板凳,发出声响影响楼下人的睡眠。这床棉被,是朱梅馥留给这残酷人世最后的温暖。接着,朱梅馥在丈夫身边自缢而亡。

9月3日上午,保姆周菊娣带着新鲜的蔬菜回来,然而屋子里却静悄悄的,她敲响了夫人的房门,无人回应,周菊娣便推门而入,眼前,是早已告别人世的傅雷夫妇。一对伉俪,就此陨落。

关于我们 ABOUT US

深圳桂东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于2000年经工商注册成立,宗旨“为深圳市民解后顾之忧,为家乡姐妹找就业之路”。为做到服务员来源清楚和便于管理,本公司自创立起,一直坚持只提供广西籍家庭服务员,工作人员也全来自广西的特色。广西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广西自治区妇联确定本公司为广西家政服务员和八桂月嫂深圳输送基地,至今已为数千名家乡姐妹安排了家政服务工作。...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客服电话:0755-22205379